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微信登录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卡港湾社区 首页 新闻 查看内容

1万额度刷出480万!信用卡撸现谁之过?

2019-5-9 13:54| 发布者: kabuka| 查看: 4465| 评论: 0|原作者: 卡港湾社区|来自: www.kbklm.com

摘要: 1万额度的信用卡,居然刷出480万!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呢?1
1万额度刷出480万!信用卡撸现谁之过?

  如今,每个人的钱包里恐怕都少不了一张信用卡。顾名思义,信用卡就是“凭信用,可透支”。先借银行的钱来买单,按规定还上钱,还不收你利息,多刷卡还能提高个人的信用额度,确实是缓解资金压力的好帮手。然而,利益总是与风险并存,在浙江温州,一位姓虞的先生,却在信用卡上狠狠地栽了一个大跟头。
 
  温州的苍南县,因为靠海而居,这里的海产加工业非常兴旺。我们刚才说到的虞先生,名叫虞学排。两年前他和妻子开办了一家海鲜养殖加工企业,然而生意却连年亏损。为了寻求转机,2014年虞学排打算把重心放在螃蟹养殖上,但仍需大笔资金周转。
 
  好在很快他就从银行拿到了一笔贷款。可是刚刚过了两天,他却接到了一个来自银行的电话。来电话的是苍南当地一家银行的客户经理,虞学排就是刚刚从这家银行拿到的贷款。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虞先生,他的这笔贷款有问题。
 
  原来,银行查出虞学排拿到的这笔钱并不是按正常贷款程序走的,却是通过他名下的一张信用卡。确实,信用卡也可以贷款,贷款额度都是以卡主的信用额度为上限。而到了虞学排这里,却出现了一个非常诡异的情况。他名下这张信用卡额度只有区区1万元,但是,他从银行拿到的贷款却是一笔巨资,足足有105万。
 
  虞学排承认拿到了105万,但他认为用信用卡贷款也没啥问题,他以前就经常用它来周转资金。但银行工作人员却说这次的问题非常严重。原来,2014年9月20日凌晨,银行在正常进行资金清算时,发现有一笔高达480万元的资金缺口。而更让人惊讶的是,这笔巨资都是由同一张信用卡所发生的,而这张信用卡恰恰就在虞学排的名下。
 
  这里有3个数字,1万,105万和480万。1万是这张卡片的信用额度,就是说无论是消费透支还是信用卡贷款,最多只能从银行刷出1万元。105万,是虞学排拿到手的所谓“贷款”现金。而480万,则是银行从交易记录上确认的资金缺口。这三者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,虞学排身上又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呢?
 
  因为巨额资金不翼而飞,银行立即报了警。接警的饶道国,经过查看明细交易发现,2014年9月19日晚上,这张卡在短短2小时内密集地进行了30多笔交易,刷掉了480万元。在交易项目上,反复出现了“预授权”这个词,当时的刷卡人不断地进行着“授权”与“取消预授权”等等系列复杂的操作。显然,巨额资金的丢失与“预授权”的操作密不可分。
 
  警察饶道国通过调查认为, 虞学排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(69.50, -0.30, -0.43%),通过一万块的信用卡被盗刷出480几万。这对他来说是天文数字一样。所以,虞学排很可能只是一个受害者。
 
  显然,刷卡的是另有其人,而且是熟知信用卡交易规则的技术高手,也就是盗刷480万巨额资金的罪魁祸首。而虞学排不仅提供了信用卡还分到了105万,那他肯定知道刷卡的人是谁?但此时,虞学排却对警方说,是别人拿他的卡去刷的,怎么刷的他也不知道,而且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些人。
 
  虞学排说,一切的起因还是因为当初海鲜生意亏得太多。为了扭亏,他打算改养螃蟹,大概需要50万来周转。恰好,他老婆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个广告“信用卡贷款为您解决燃眉之急……”。
 
  于是,虞学排就联系上了发广告的梅先生。而奇怪的是,梅先生没有问他关于身份职业等基本信息,却只关注他名下有没有信用卡,有几张信用卡。当听到,虞学排名下有6张信用卡的时候,梅先生就说信用卡贷款没问题,直接联系另一位孙先生就行。
 
  虞学排当时就给孙先生打了电话,孙先生说这件事很紧急,让虞学排第二天就飞到深圳去。一听有门路,能借到钱,虞学排第二天一早飞去了深圳。然而当飞机落地,虞学排却打不通孙先生的电话了。
 
  虞学排又和发广告的梅先生联系,而这次,梅先生让虞学排联系一个叫小傅的人。等了一天,两人终于在深圳机场(8.58, -0.05, -0.58%)见了面。但小傅却说,其实,虞学排先前没能联系上的孙先生才是真正能办贷款的人,但他恰好去杭州了。如果虞学排真的要办,那就赶紧跟他一起去杭州。此时的虞学排因为资金压力,也只能一条道走到底。于是,9月18日晚上,两人又一起飞往了杭州。
 
  据虞学排说,当时他和小傅在候机的时候就一起聊天。虞学排说需要50万。小傅说他们这种操作方式肯定能待到款,因为是同银行里面的人联合起来贷款,所以虞学排只能拿到贷款总额的25%。也就是说虞学排要拿到50万的贷款,贷款总额至少是200万。而其他的150万,不用虞学排操心,会由与银行内部的人自己操作。此时,在虞学排看来,小傅他们的方法就是别人和他一起贷款,但是得用自己的名头。可是谁叫自己着急用钱呢,多担点风险他也认了。
 
  到了杭州后,两人就入住了宾馆,但奇怪的是,小傅既没有带虞学排去银行,也没见他安排人来见面。而到了9月19日下午,房间里却突然来了十多个人。小傅则让虞学排把他的一张信用卡及密码交给了一位40多岁的男子。
 
  男子拿着信用卡离开后,小傅和几个年轻男子却把虞学排看了起来。此时的虞学排被困在了宾馆里,等到第二天下午,就连小傅也突然离开了。虞学排心中不免开始打鼓。不过,很快小傅就回来了。小傅拿回来的却是一大堆POS机签购单,而这些都是虞学排的信用卡里刷出来的。
 
  虞学排一数,签购单的总金额居然有900多万,着实吓了一跳。而小傅却一个劲地催促他全部签字。
 
  面对虞学排的担忧,小傅解释说,这里面真真假假的,有的套来套去的,有的小票是撤销的,真正消费的只有480万。
 
  一听到刷了这么大笔钱,完全超出了虞学排原本50万的预期,他一下就有点坐不住了。但小傅却说,这个事不用他管,他可以一次拿走105万。另外的300多万,银行里面的人会操作,也不用他还。但是,虞学排听了还是觉得奇怪,怎么算都不对劲。
 
  虞学排想不在这些单据上签字,但是小傅这时候威胁他说,如果再吵连这105万也不给他。同时小傅还安慰他说,这些钱能贷出来主要是因为银行内部有人,虞学排不应该怀疑,应该感到幸运才对。侥幸心理瞬间占了上风,虞学排就在小票上一一签了字。当天,他的储蓄卡里就转进了105万的巨额现金。9月20日,虞学排回到了苍南老家,正卯着劲想要大干一番,却没想到,两天后就被银行找上了门。
 
  根据虞学排的供述和侦查情况,警方认为,这根本就是不是虞学排以为的信用卡贷款,而是一起影响恶劣的团伙式诈骗案。苍南警方迅速展开了抓捕。11月初,警方兵分两路,一路在温州,一路在杭州,同时进行抓捕,抓了四个犯罪嫌疑人。这时,警方才对整个犯罪过程有了初步了解。
 
  整个犯罪团伙分为四个部分:小傅和梅先生就是这个犯罪团伙的“托”,负责招揽急需用钱的人。除了托之外,他还需要一部分人去控制这个持卡人,这些人就是马仔。而孙某则是当初虞学排没打通电话的那个孙先生,也是整个犯罪团伙的组织者。最终团伙的核心人物,也就是掌握POS机盗刷资金技能的人。
 
  到案的四个人,傅代辉、梅军斌、陈鹏和邬林龙都只是外围的服务人员。对真正核心的刷卡原理并不了解,刷卡过程也没有参与。然而,当警方赶去杭州孙某的公司时,却已人去楼空,只是查封到大量的POS机和相关账册资料。
 
  据邬林龙说,一开始公司主要是经营POS机,但因为经营不善,到2014年6月后,孙某就开始接触空套业务这帮人,也就是利用银行漏洞大额撸现。
 
  这个通过孙某联系到一起的犯罪团伙非常松散。傅代辉是福建人,只是跟孙某有过POS机的业务合作,而梅军斌是温州人,却只认识傅代辉。而提供刷卡技术的核心人物连邬林龙也不认识。一时间,侦破陷入了僵局。就在此时,内蒙警方破获了一起利用同样手法大额撸现的案件。抓到的郭某林正好就是本案中掌握核心技术的主犯之一。他的到案,大大打开了侦破的局面。
 
  据郭某林供述,一开始,这个方法是他从微信公众号里看来的,简而言之就是“大额预授,小额完成,撤销完成,完成预授”。为此他还真的试验了一下,发现还真能行得通。于是,他就开始动起了歪脑筋,迅速地纠结了孙某、王某彦等人开始尝试。
 
  其中,郭某林是负责联系POS机的中间人,负责寻找可以作案使用的POS机。孙某则负责组织协调工作,联系人员和分配赃款。而最后的这位王某彦,他掌握着预授权刷卡撸现的技术,只负责POS机刷卡工作。
 
  据郭某林讲,要完成整个“空套”过程,首先要找一个信用卡持卡人;第二步则要找到一种特殊的POS机,那就是必须带有预授权操作功能的POS机。因为他们要利用的银行漏洞就是藏在信用卡的“预授权”里!
 
  所谓预授权,通俗地说,基本上和押金的作用类似。目前只针对酒店、汽车租赁行业的商户开通。比如说你一个客户到酒店去住宿,可能需要交押金,那他先通过信用卡或者银行卡刷一笔预授权功能,把你这一笔资金当作押金一样冻结在那里,等你消费结束之后,再通过预授权完成,把一笔资金给消费出去。
 
  2014年9月初,郭某林通过微信找到了河北省邯郸市的一部带预授权的POS机。于是来到孙某所在杭州寻找机会。孙某则开始通过傅代辉等人搜集客户。
 
  当9月19日,傅代辉把虞学排带到杭州后,这次作案的两个必备条件终于到齐了。19日晚上9点多,孙某、郭某林、王某彦等三人在杭州另一家酒店的客房里,拿着虞学排提供的信用卡实施了作案。
 
  首先他们往信用卡里打进了30万,直接将信用卡的额度提高到了31万元。而后他们利用来自邯郸的那台带预授权的POS机分别发起了一大一小两笔预授权。大的一笔是30万,小的一笔却只有100元。下一步则至关重要,他们把大笔交易里的30万消费到了杭州的一家珠宝行里。然后,把小笔交易的100元撤销掉。
 
  而恰恰是这个小笔撤销的动作,误导了发POS机的银行认为刚刚那笔30万元的交易也未完成,于是预授权额度又恢复到了30万,可以继续大额消费。但事实上,那笔30万元已经被转走了。
 
  导致这个情况发生的原因有二个,一是按照目前银联交易规则,预授权完成后是不检查信用卡额度的。因此虽然持卡人账户上已经无可用额度,但仍然可以套取银行在银联的预授权保证金。二来,就是一个时间差的问题。因为发卡银行和POS机银行是两家不同的银行,交易信息都需要通过银联才能交互。
 
  从银行提供的流水单上可以看到,这个犯罪团伙从2015年9月19日晚上9点左右开始,不断地进行操作,一直到晚上10点40分左右,这样反复操作16次,一共套走银行在银联的清算资金480余万元。当他们套取第17笔时,才被银行发现交易异常将卡冻结。但前面的480余万已被转走。
 
  抓住银行与银联之间结算的时间差和预授权漏洞,以孙某为首的犯罪团伙玩了一把“空手套白狼”,通过帮人用信用卡撸现时收取巨额的手续费来诈骗银行资金。在本案中,孙某团伙的所谓“手续费”就高达75%,300多万巨资都被他们一伙侵吞一空。可以说其手段之恶劣,危害之巨大,严重扰乱了银行业的正常秩序。而同时被捕的还有卡主虞学排,在犯罪团伙的整个作案链条上,持卡人是最重要的一环。虞学排确实是不知道刷卡是怎么刷的,但是他一定知道,这个钱的来路是不明的。
 
  2015年7月30日,苍南县检察院正式以诈骗罪起诉虞学排、傅代辉等五人。苍南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。法院审理认为,虞学排、傅代辉等五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通过银行信用卡预授权交易结算规则的漏洞,以虚假交易的方式套取银行资金,数额特别巨大,已构成诈骗罪。
 
  2015年11月,苍南法院做出一审判决:卡主虞学排被判有期徒刑12年,处罚金15万;傅代辉被判有期徒刑8年,处罚金8万;其他从犯也被判处相应的刑期和罚金。五人共同退赔违法所得472万余元。除了郭某林另案处理,警方对依然在逃的孙某和王某彦等人进行了网上通缉。
 
  凡是有果必有因,1万额度刷出了480万只是“果”,而“因”却有许多。一是银行和银联在信用卡预授权交易结算规则上确实存在漏洞,让人有机可乘;二来,则是银行在POS机发放和收单管理上的不规范。本案中,案犯所使用的POS机来自于一个物流公司,按要求此种资质是不可能开通预授权功能的,但是收单机构偏偏给他违规开通了,可以说是给罪犯提供了作案的便利条件。2014年年底,银监会浙江监管局专门发布了信用卡预授权交易风险通知,要从后台系统监控,限制开通预授权商户范围和完善交易规则等多方面发力,来整治撸现乱象。而更要提醒的是各位,不要轻易尝试所谓的“信用卡撸现”,轻则个人征信记录受损,重则触犯法律,不要让虞学排的惨痛教训再次上演!


最新评论

客服热线
400-7800-230 周一至周六:09:00 - 22:00
公司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万科华茂广场

卡港湾社区,专业解决信用卡还款、信用卡还不上怎么办、信用卡逾期怎么办等问题。同时官方会利用我们的专业和资源,为大家免费推荐大量的实用信息渠道,期待更多小额金融圈的朋友加入!

技术支持: 圈地吧  X3.4© 2013-2020 卡港湾社区

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1275号| 卡港湾社区 ( 蜀ICP备15029908号-6 )

GMT+8, 2019-7-16 04:23 , Processed in 0.086158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返回顶部